茨木快来!

集文废画渣学渣非酋于一体。

身患懒癌晚期,如果有一天我没更新了,大概我就要几个月才会回来了(什么鬼)。

我爱黄少天,但更爱叶神hhh,我和黄少天同一天生日嘿嘿嘿~\(≧▽≦)/~

吃all金all叶酒茨轰出胜出,杂食,bg吃,其他cp也吃。

爬墙速度还好23333

泪点低,无下限,话多,人傻(不)可爱,欢迎勾搭(大概没人勾搭orz)大总攻!

欢迎大家扩列|*´艸`*)

我的cp是神仙,不容反驳。

【研日】猫与少年

日向猫妖

不喜勿入

文笔渣,求轻喷

ooc我的

——

日向是猫妖,橘色的小猫。

看起来很可爱,虽然日向更喜欢帅气这个词。但对于别人的称赞,日向都是欣然接受。

垃圾场,日向再次看见了那个人类。

坐在那里,一直低头玩游戏机等着他的朋友。

他迈着轻巧的步伐走了过去,站在高处歪头凝视着下面的少年。

诶?他今天没有在玩?

大概是一时好奇,日向跳了下去,稳稳的落在铁栅栏上,少年在他的正下方。

突然少年抬起了头,日向被吓了一跳,忙不迭的跑远了。

真可怕,日向想,那双眼睛比我还像猫。

犀利的紧,日向脑海中又浮现了那双眼睛。日向整只猫炸了起来。

那是面对比自己强悍的捕猎者时自然而然的恐惧。

等到怕完之后,日向对刚刚那个怂的不行的自己表示了唾弃。

日向沉思了一会儿,觉得能吓到他的一定不是普通人!他肯定也是妖怪!

日向这呆子就是这样!暴躁的曾经北川街第一现在烏野街傻子之一的影山暴跳如雷,好奇心害死猫他不知道吗!!他的化形还有问题他不知道吗!!

日向自然是:不知道,甚至我还可以再皮一点。

在皮一点的日向当即决定明天找那个少年来场决斗!

日向坐在垃圾场的最高峰用爪子揉了揉脸,静静的等待明天的到来。

第二天,天气骤变,阴沉的天气,刮着冷风。

是个决斗的好天气,这样使我更有气势了!日向看着慢慢走来的少年,微微向上抬起了头,整只猫看起来特别的矜贵。

日向其实还是有点憷的。但是!只是有点而已!

日向鼓起勇气,大声的朝着少年怒吼了一声。

——喂!和我决斗吧!

“喵~”毫无气势可言!日向懊恼的皱眉,叫的一点都不完美,不凶狠。是时候学学影山的叫了。

日向自顾自的点点头。

但是那声稍带了些奶气的声音确实吸引了那位少年。

抬头,入眼的是一只橘色的猫,小巧可爱,皱眉头也可爱,说的话也很可爱,像个小太阳。

研磨冷静的看着日向在那敲头碎碎念这些极其人性化的动作。

这里有一只一直盯着他游戏机看的小猫妖,研磨一直都知道。

孤爪一族前辈都具有阴阳眼,并且工作还都是和妖怪打交道,俗称阴阳师,据说当时还是个阴阳师大户。但是到几代之前,就已经很少有人相信有妖怪了,孤爪一族的人在渐渐失去了阴阳眼

之后便取消了世代的愚昧的愚蠢的阴阳眼测试仪式。

直到研磨出生。

研磨一出生便能看见周边常人不能看到的东西。他以前会惊慌失措的找爸爸妈妈的保护,并告诉他们那里有什么。一次两次三次四次,父母变得不耐烦起来。

这是孩子新式讨要宠爱的举动。

研磨懂事懂得很早,他知道了父母的不耐烦。渐渐的他不去找寻父母的保护安慰,他现在可以看着一个长相丑陋的妖怪淡定的吃饭。

而研磨在父亲的一次醉酒中得知了自己的“神棍”祖辈时便起了心思。研磨并不笨,他知道……祖辈的所有都是真的。

他翻阅了祖辈的书,知道了自己的双眼的事情,默默的修行阴阳之术。

而现在这只修行尚浅的猫妖自然在他眼里毫无遮拦。

橘发,阳光,可爱,朝气。

研磨想,这是一只入世刚不久的还需要大妖们呵护的幼崽啊。

但是……真麻烦。决斗什么的。

研磨转身便离开了。

过了一会儿……在日向碎碎念结束后才后知后觉研磨早已离开,暗自懊恼了一会立马朝着研磨的方向追去。

日向体力很好,跑步速度很快,跳跃的很高这是经过所有妖怪认可的。

现在它毫不费力的追上了研磨。慢慢悠悠的在后面跟着。

日向有一个坏习惯——执着。

虽然在某些方面执着很好啦,但是有些时候也很麻烦。

日向毫无知觉的离开了烏野街,走了很久很久很久……直到夜色降临大地。

研磨停下了脚步,皱眉看着后面那只猫,很是无奈。他揉了揉自己今天因为为了甩掉某只猫而酸痛不已的脚,转过身,对着一片黑的角落淡淡的开口“你还要……跟好久?”

日向看着他的视线,立马吓得拱起了背。整只猫炸成了一团。

——你是谁!

“喵!”日向知道那一声是对自己的说的,这个人类……很危险!

日向脑内警报乍响,他谨慎的一边看着研磨一边从黑色的角落走了出去。

“我只是个半吊子的修行者,没有恶意,只是想问问你为什么要跟着我。”

——决斗!

“喵~”日向毫不犹豫的说。

“决斗?”研磨打断了日向刚要附和的话“太麻烦了,不要。”

——由不得你!

“喵~”说着日向便朝着研磨撞了过去,但是研磨一躲,日向便径直装上了墙。

晕了过去。

研磨好笑的看着倒在墙边的猫,有些惊异那小小的身体里面居然有如此大的力量。看来是个厉害但是对自己很迷糊的大妖啊。

大概是脑袋一时犯了抽,研磨捞起那只猫便朝着自家走去。

“这是在路边捡的……嗯受伤了……不知道……不会……太麻烦了……嗯好……我上楼了……”

日向抬起了还有点迷糊的小脑袋,模模糊糊的睁开一条缝。眼前这个站着的背影怎么那么熟悉呢?

等等!日向惊醒,他是来找……

日向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双手抱了起来,“哎呀,他醒啦,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!”一名女性抱着他……!

抱着他!

日向‘腾’的一声,红了。

乖巧的伏在那名女性的腿上享受着顺毛的快乐。

然后,日向留了下来。

当然我们知道是因为日向羞的迷迷糊糊时迷迷糊糊答应的,但是大家都看破不说破哦~

万里无云,温热的风吹拂着,难得的好日子。

日向懒散的趴在阳台上晒太阳。

这悠闲的姿态仿佛他就是这的主子,挺可爱的。研磨趁着游戏正在加载的时候抬头看了看,橘色的眼睛半眯半睁懒洋洋的趴在阳台上打呵欠。

日向已经在孤爪家待了一个月了,这一个月,他和孤爪研磨从敌对关系渐渐变成了好友关系。

例如,日向午睡时会趴在研磨旁边,会跳上研磨的腿上和研磨一起玩游戏,研磨也会很顺手的将游戏机拿低,对着日向,研磨的父母不常在家,便是日向和研磨一起吃饭,吃完一起看电视,一起睡觉。

日向知道了研磨的眼睛后,对他的眼睛十分有兴趣,时常盯着研磨的眼睛看。而研磨却几次避开了他的视线。

真是……研磨有些苦恼又有些隐秘的开心甜蜜的想,别看我了。

意外发生在某一天的下午,日向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研磨打游戏,时不时的‘咪’‘喵~’几声,大都都是夸研磨好棒研磨真厉害的句子。

研磨听着吵闹的游戏声和时不时的喵声,也不觉得烦躁,反而觉得这样的日子挺好的。

研磨分心低头去看那个在他眼里是一个少年的猫,看着看着突然魔怔了似的低头轻吻了一下猫的耳朵。

两人都静止了一瞬,而后便是日向惊慌失措的声音,然后‘咻’的一下跑掉了。

研磨看着游戏机的game over有些怔愣,然后摸了摸嘴巴,瘫在沙发上发了会呆。随后放下游戏机,戴着帽子出门找他失踪的猫。

……日向在孤爪家的庭院的花丛中,也在思考人生。毛茸茸的爪子按在心上感受着剧烈的狂跳有些无措的也发起了呆。

傍晚,黄昏。

研磨没有找到日向,他罕见的有些慌乱但是当他回家之后却看见蹲在门前的猫。

研磨看见他,眼睛亮了亮,加快了步伐。在日向的面前蹲了下来,把手伸了出去,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他,似乎在等他。

——要和我一起吗?

日向读出来了这句话。

“喵~”日向说着,轻轻的把爪子放了上去。

——当然。








——写完发现没有化形的补得小剧场?

“日向,可以了吗?”研磨背对着床。

日向今天突然化形,把研磨吓了一跳,随后偷偷摸摸的带着日向进了房间换衣服。把

“……”日向套上了衣服悄悄地走到了研磨的背后,准备给研磨一个惊喜,但是在关键时候却被人抓住了手腕。

“翔阳,”研磨看着日向震惊的脸,指了指他的背后“看。”

研磨背后的的大镜子仿佛在嘲笑这日向。

“!”翔阳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想起了尾巴突然炸“那我刚刚……”

“……”研一手揉着日向的耳朵一手向日向背后的尾巴摸去

听说……猫的尾巴是最敏感的呢。

研磨看着软在他怀里的日向的脸上渐渐泛起的潮红……

笑了起来。

同学的cake!
超豪华(水草摆动)
但是我减肥不能吃(哇的哭出来)
嘤嘤嘤

【影日】过敏

过敏不好受啊orz而且这几天还烂嘴角,张开嘴一点点就好痛orz

想睡觉orz

极度ooc,不喜点x

感觉写的有点low_(:з」∠)_

私设影日已经在一起了






——

“你过敏了。”医生看了看日向翔阳身上的痘痘有举起小手电筒看了看日向的嘴角“而且嘴边长了泡。”

“!!!”日向浑浑噩噩的感觉自己要上天了。

“开几副药就行了,吃的涂的都有。”医生无语的撕下一张纸递给在一旁等待的影山“这几天因为天气,不少人过敏了。要多注意身体,多补充一下营养。对了,这药吃了,睡眠会变得很多。嘴角那也要涂药。”

影山看了看手上潦草的看不出是字的纸,简简单单的“哦”了一声,并且在脑里疯狂吐槽护士怎么抓药啊写成这样。

真丑。

(影山同学,你的字其实也不怎样ヽ(  ̄д ̄;)ノ)

事实证明,护士还是看得懂的。影山拿着新鲜出炉的药表示震惊!

烏野活动室

“日向呆子,吃……你是呆子吗?叫你别挠了!都出血了!”影山一转头就是日向疯狂挠腰,气急败坏的过去就是一击锤头。

“但是……但是好痒啊,又不是我想挠!”日向说着又挠了几下腰。

“笨蛋!别挠了!等我一下!”影山说完把药塞在日向怀里就跑去一旁接水。

影山一边偷偷的注视着日向的行动,一边接水。影山看着杯里的水,小小的抿了一口。觉得温度刚刚好了才走过去小心翼翼的递给日向。

日向捧着纸杯,乖乖巧巧的坐在椅子上。

“诺,这是吃的药,一天三次。这是涂的药,一天三次。然后这是涂嘴角的,最近别吃刺激的东西,像辣之类的碰都别碰知道吗?我会监督你的!”影山挨个给日向说明。

“嗯嗯,知道啦!影山麻麻!”日向一把抓过药塞进嘴里,和着水吞了下去。

“你这……笨蛋!”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!

“嘛、嘛。影山,帮我擦一下药好不好?后背我涂不到。”日向说完转身就撩起了衣服。

“……你”影山看着那大片的肌肤,有点头疼,嘀嘀咕咕“我们现在是男朋友关系啊,你这样勾引我真的好吗?”

“影山?你在嘀嘀咕咕什么呢?”日向转头看着脸红的影山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“没什么!快转过去,擦药了!”影山气急败坏的拧开盖子“日向呆子……”

轻柔的涂匀,看着日向身上的红印,影山觉得自己有点把持不住了,渐渐靠近日向的脖颈,但是还来不及做啥,便被菅原与其他排球部成员突然的开门吓得动作静止。

而菅原一众也是愣在原地,现在他是说句打扰了还是……

日向转过头,看着门口的一群人,乖乖巧巧的问了一声好。

而菅原众人震惊的看着日向脖子上露出来的‘小草莓’,连忙跑过去抓住日向的肩膀担忧的问他是不是被影山给糟蹋了。

日向也蒙了,听见菅原奔溃的询问才反应过来摇摇头说这只是过敏而已。

菅原一群人听了送了一口气,还好不是被……

影山死鱼眼似的看着一群人,我还没做呢,你们就进来了。

——

日向敲了敲脑袋,想让自己清醒一点,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特别想睡觉。

“日向,你没事吧。”菅原跑了过来,担忧的看着整个人都感觉特别不好的日向。

“没,没事……”日向说完就摔了一跤,摔完慢悠悠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。

惹得烏野一群人担心不已。

影山看着整个人都丧的不行的日向,走过去拉着日向的手,向乌养教练说了几句,边带着日向去一旁角落坐了下来。

“睡一会吧。”影山把日向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靠着“待会还要和青城打练习赛,你这样怎么能行。”

“但是训练……”日向撩了撩眼皮,强撑着睡意。

“睡吧,我已经和教练说过了。”影山摸着日向的头。

“哦,哦……影山,你……好像我妈妈啊……”说完日向便昏睡过去。

“你……”影山刚要锤他便看见日向已经睡着了。看着日向熟睡的脸,气一下就消了一半。悄声骂了一句“呆子”便抓着日向的手十指相扣,静静的看着日向不再言语。

烏野的各位表示,狗粮吃着真爽。

而青城的各位来到烏野,看着在一旁撒狗粮的影山日向两人,沉默……

直到打的前几分钟,影山才叫起日向。

“影山,谢谢你!我现在感觉好了不少呢!”说完日向便抱着影山的腰在胸口蹭一蹭的。

“呆,呆子!快去准备啊!”影山捂着已经通红的脸单手推开日向,骂骂咧咧的去一旁热身。

而日向呢,傻笑着看着影山走远。

烏野:……

青城:……










——

以上√

另外那个被认成小草莓是我昨天发生的事_(:з」∠)_

贼尴尬啊_(:з」∠)_

嘿嘿嘿,学校的学妹送给我的零食嘿嘿嘿
真可爱嘿嘿嘿
。◕▽◕。嘻嘻嘻嘻

有谁陪我一起(摆)写(龙)作(门)业(阵)的吗【滑稽】
今天晚上通宵哟(大概)

我是小小搬砖工(什么鬼)
真·搬砖😂😂😂

大概我永远都没法减肥了嘿嘿嘿
我用一些垃圾堆出了一条不伦不类的鱼(捂脸)
我到底有多无聊(捂脸)

这个假期要结束了,我要让你们知道我这个假期过得有多爽(叉腰狂笑)

虽然每天脚上几个包,但是一直吃冰糕真爽啊哈哈哈哈哈!

我这直男般的拍照(瘫),没救了没救了

然额,我作业还还有很多很多没有写(趴)

你们作业写完了吗😂

刚刚发生了一件特搞笑的事
一月前有个老太太之前偷了一桶油,是买了一桶便宜的,顺手牵羊拿了一桶贵的。
那个卖油的主人调了监控,打印了照片,报了警,但是其他的并没有做。
她觉得都那么年迈了,还是别说什么了,下次告诉她这样不对就好了。她也没有想让那个老太太赔钱,因为毕竟才70多,就算了。
现在过了一个月,她又来了,那个卖油的主人想告诉她这样不对,但是那个老太太呢?
骂人,装不懂,耍赖,甚至还想动手。
别人都劝告她只要把钱补上,就行了。
但是她不肯,最后卖油的主人忍无可忍报了警,警察来了,不知道自己多少岁了,儿女电话也不知道,住哪儿也不清楚。
最后才知道,她已经偷过许多次了。
我是看热闹的,但是对于这种倚老卖老,自己偷了东西看到证据自己还特别理直气壮的老人,我是真的有点觉得恶心。
好言相劝,还要打我?好棒棒哦!
如果不是我冷静,我他妈早就打你了。
这种老太太就是社会的蛀虫。
所以下次遇见这种老太太就直接报警吧!

【酒茨】我不会让你孤独终老的

这篇文是我抽不到茨木的怨念!
极度ooc,不喜点x
这几天不接受意见,我这几天有些玻璃心(orz
有很多式神的传记也没有解开
有些不合常理的地方都是我私设(不你在说什么?
——


“啊啊啊啊啊怎么又不是茨木!茨木茨木茨木!ssrssrssr啊啊啊啊啊啊!”在召唤之地发疯跺脚抓狂的阴阳师哭丧着脸。

“诶诶~这位小姐你不欢迎小生吗?”寮里新来的两只妖狐怨念脸。

“……不欢迎”阴阳师冷酷的说到“不过既然来了就来看看你们其他的两位兄弟吧!”

“哼,小生是老大。三星满级”妖狐用扇敲了敲手,一脸懒散

“哼,小生是老二,刚来此没几天。”

还没等他们彼此熟悉,阴阳师便把这几个全部赶出了召唤之地。

等到召唤之地全部清净了之后,阴阳师十分熟练的在阴阳师官方许愿之地虔诚的许下了一个愿望:

“网易之神!菩萨们!给我一个茨木吧!”

然而,她的愿望并没有让他们听见,她一挥手飞出了十张精致珍贵的蓝票,这是她在商店里用一千血汗勾换来的十一张蓝票。她闭着眼看着这几张蓝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。

突然她睁开了眼,迅速但小心翼翼的画出了一个茨木,但在最后一笔的时候,她的心砰砰砰的想是要跳了出来。

深吸一口气,落笔,符成。

霎那间,光芒乍开。

凤凰火。

阴阳师看着她,心中有些失落,但是转念一想,第一发就是sr,之后肯定有茨木!

山兔。

觉。

巫蛊师。

妖狐。

阴阳师看着面前的妖狐,表面笑嘻嘻,心里mmp。

妖琴师。

阴阳师看着他,心里有些郁闷,她已经有三只妖琴师了。

不过,这总归是一次好的开头!阴阳师坚信这一次一定会有茨木!

山童。

座敷童子。

萤草。

最后一个了!最后一个了!

阴阳师紧紧的攥着胸前的衣领。她有些怕,呼吸急促。

微光一闪,最后一个式神出来了。

阴阳师紧闭了双眼,过了一会,她努力平复了心情睁开眼。

然而最后一个不是茨木,也不是ssr里的一员。

是sr里的傀儡师。

阴阳师看着面前的少女,似是失落似是气愤又似是……

心情复杂。

她领着最后一批新式神心思沉重的走出了召唤之地。

她无法面对院里那个苦苦等待茨木的男人。

“喂,阴阳师。茨木呢?”酒吞皱着眉看着一个一个出来的身影,但是……

没有。

“对不起,吞仔。很抱歉……”阴阳师低着头,撇着嘴,眨了眨已经有些湿润的眼睛。

“算了,我已经习惯了。”酒吞耸了耸肩“下次在抽吧,以后把勾玉存起来慢慢抽。还有机会。”

说完,抓起下面每天叽叽喳喳要茨呱的吞呱走了。

阴阳师看着酒吞莫名萧瑟的背影,心中暗暗发誓:

老子一定要抽到茨木!!






——
老子一定要抽到茨木(握拳)
我一定不会让我的吞成为孤寡老吞的!(握拳)